律师资讯

当前位置:上海律师事务所 > 律师资讯 > 刑事律师知识 >

上海刑事诉讼律师【司法考试】之刑事诉讼程序
发布时间:2022-09-02 11:16

上海刑事诉讼律师【司法考试】之刑事诉讼程序价值与诉讼价值的转变(一)刑事诉讼的价值是指在刑事诉讼主体与客体的相互关系中,作为客体的程序按照其内在的需要和目标满足主体的努力。法律程序的变化与诉讼价值的变化有关。一般来说,现代国家的刑事诉讼制度,尤其是刑事审判制度,由于诉讼价值和刑事诉讼程序设计的不同,大致可以分为权威型和当事人型。前者适用于大陆法系,后者适用于普通法系。所谓诉讼价值,在刑事诉讼活动中,通常表现为利益概念,即主体对各种社会利益的判断和选择。其中,一种是安全利益,一种是自由利益。安全利益是指保护社会及其大多数成员免受各种威胁行为,维护社会安全。自由利益意味着社会成员可以自由地做(或不做)某些事情,受到一些(或一些)限制。


(一)在司法实践中,安全利益主要通过积极查处犯罪活动来保障,表现为社会利益;自由利益主要体现在刑事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上,也体现在普通社会成员的共同利益上。由于各种社会利益的这种判断和选择,形成了两种不同的价值观,一种是犯罪控制观;二是正当程序观。从现代国家的司法实践来看,大陆法系国家倾向于犯罪控制的概念;普通法系注重正当程序概念。安全利益主要以积极查处犯罪活动为保障,表现为社会利益;自由利益主要体现在刑事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上,也体现在普通社会成员的共同利益上。由于各种社会利益的这种判断和选择,形成了两种不同的价值观,一种是犯罪控制观;二是正当程序观。从现代国家的司法实践来看,大陆法系国家倾向于犯罪控制的概念;普通法系注重正当程序概念。安全利益主要以积极查处犯罪活动为保障,表现为社会利益;自由利益主要体现在刑事被告人的合法权益上,也体现在普通社会成员的共同利益上。由于各种社会利益的这种判断和选择,形成了两种不同的价值观,一种是犯罪控制观;二是正当程序观。从现代国家的司法实践来看,大陆法系国家倾向于犯罪控制的概念;普通法系注重正当程序概念。由于各种社会利益的这种判断和选择,形成了两种不同的价值观,一种是犯罪控制观;二是正当程序观。从现代国家的司法实践来看,大陆法系国家倾向于犯罪控制的概念;普通法系注重正当程序概念。由于各种社会利益的这种判断和选择,形成了两种不同的价值观,一种是犯罪控制观;二是正当程序观。从现代国家的司法实践来看,大陆法系国家倾向于犯罪控制的概念;普通法系注重正当程序概念。

根据犯罪控制的概念,大陆法系国家刑事诉讼的价值取向强调安全利益,将诉讼纯粹视为实体法“效用”的一种手段,正如边沁所说:“对于法律的实体部分,唯一值得捍卫的目标或宗旨,是让最大多数社会成员的幸福最大化。至于法律的附属部分,唯一值得捍卫的目标或宗旨,是最大程度地实施实体法。” 他把程序法称为“从属法”,认为没有实体法,程序法就不复存在。结果是好的,一切都是好的,将“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”的原则应用到法律裁判的分析中。2)认为实体正义是程序正义的核心内容和终极目标,因此控制犯罪、维护社会秩序和社会安全是刑事司法最基本的利益,自由利益的保护不应阻碍打击犯罪. 因此,诉讼机制自始至终以权威为基础,司法充分活跃,对程序规则的限制较少,对被告人权利的保护置于相对次要地位,司法充分自由。充分的诉讼是指查明事实,取得证据证明犯罪。上海刑事诉讼律师诉讼过程强调以下几个方面:一、它要求以有限的司法资源处理尽可能多的刑事案件,以实现高逮捕率和定罪率。努力简化刑事诉讼程序设计,注重司法机关的相互合作和运作,为打击犯罪提供便利。一定司法资源处理的刑事案件数量是直接目的和评价标准。二是提倡有罪推定,司法人员的思维方式是在被告人可能有罪的概念下开展司法工作。对证据不足的可疑案件,应尽量不宣判无罪,并努力查明客观事实。三是信任司法人员,减少对其工作的限制,弱化程序规则。一方面,认为审判以外的非正式程序是查明真相的重要途径,有利于司法人员加快诉讼程序,查明案件事实,抓获犯罪。另一方面,国家充分信任司法人员,赋予他们更大的权力。

    提倡不必以严格的程序限制其办案,避免打击犯罪无效。第四,强化刑事诉讼在诉讼结构中的惩罚功能,从而提高惩罚效率。在诉讼中,被告人是诉讼的对象,被认定为犯罪的人逃脱法律处罚的可能性很小。有利于司法人员加快诉讼程序,查明案件事实,抓获犯罪;另一方面,国家充分信任司法人员,赋予他们更大的权力。提倡不必以严格的程序限制其办案,避免打击犯罪无效。第四,强化刑事诉讼在诉讼结构中的惩罚功能,从而提高惩罚效率。在诉讼中,被告人是诉讼的对象,被认定为犯罪的人逃脱法律处罚的可能性很小。有利于司法人员加快诉讼程序,查明案件事实,抓获犯罪;另一方面,国家充分信任司法人员,赋予他们更大的权力。提倡不必以严格的程序限制其办案,避免打击犯罪无效。第四,强化刑事诉讼在诉讼结构中的惩罚功能,从而提高惩罚效率。
上海刑事诉讼律师在诉讼中,被告人是诉讼的对象,被认定为犯罪的人逃脱法律处罚的可能性很小。国家充分信任司法人员,赋予他们更大的权力。提倡不必以严格的程序限制其办案,避免打击犯罪无效。第四,强化刑事诉讼在诉讼结构中的惩罚功能,从而提高惩罚效率。在诉讼中,被告人是诉讼的对象,被认定为犯罪的人逃脱法律处罚的可能性很小。国家充分信任司法人员,赋予他们更大的权力。提倡不必以严格的程序限制其办案,避免打击犯罪无效。第四,强化刑事诉讼在诉讼结构中的惩罚功能,从而提高惩罚效率。在诉讼中,被告人是诉讼的对象,被认定为犯罪的人逃脱法律处罚的可能性很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