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5-2882-0754

联系我们

电话:135-2882-0754
微信:135-2882-0754
地址: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振源大厦

上海调查取证

中国将日本强征慰安妇和南京大屠杀档案列入世界记忆名录

作者:佚名 发布时间:2021-04-15 09:26

联合国教育,科学及文化组织最近证实,该组织已收到中国的申请,将日本强迫征服慰安妇和《南京大屠杀》的档案保存在《世界记忆名录》中。中国申请的具体内容将于7月中旬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“世界记忆”项目网站上公布。

作为“慰安妇”申请的发起人,中国慰安妇问题研究中心主任,上海师范大学人文与传播学院院长苏志良教授表示,日军对慰安妇的实施驻地和慰安妇制度表明,日本政府当时使用了该国。权力迫使外国妇女成为军队的性奴隶,在法西斯侵略战争中服役。

“我是16岁的满州女孩...”

“我是16岁的满洲女孩。春天的三月雪融化,冬天的茉莉花盛开,我会嫁给附近的一个村庄。王弟兄,你必须等我... “

这是一首日语歌曲,翻译为“我是16岁的满州女孩”,苏志良在杨家寨安抚站附近的老年人中首次听到这首歌。老年人总是可以听到安慰的女人在唱这首歌,许多人逐渐学会了这首歌。在接下来的20年中,苏志良从东北到海南,从山西到南京,在中国各地旅行。许多慰安妇受害者和周围的老人会唱这首歌。

苏志良说,在上海的一个日本军事慰安所的现场,确实有老年人可以唱这首歌。有龚平里,胡同里是上海最大的日本军事慰安所-海内的房子。

今天,在上海市龚平路425巷12号,在名为龚平里的胡同的深处,海乃安抚站的建筑仍然完好无损。写下这段历史的作者也称为华功平。 “中国”和“景丽”的含义。作为非常有用的历史资料,苏志良提交给世界记忆项目的24张照片中有6张来自《军事舒适站海内一家的故事》。

1994年春,他在1994年春,在湘阴路以东的沈家庄发现了一个在“舒适站”工作了14年的老人。尘土飞扬的历史逐渐显现出来...此后,苏志良冒着风雨,披着星星,戴着月亮,走上了上海的街道。从经营规模最大的杨氏故居的“舒适站”到世界上第一个“舒适站”站点“新人沙龙”,他确定了上海的149个“舒适站”为原始站点,并写下了“上海日军安抚站记录“”。

1999年,苏志良在上海师范大学成立了中国舒适女性研究中心。 2000年,他申请了一个国家项目:“中国慰安妇幸存者” 调查。最终,在7年后的2007年,在上海师范大学建立了我国第一个舒适女性档案馆。

“我的生活太苦了,我写不完一些书。”

2003年11月,在中日两国学者的帮助下,现年82岁的朝鲜老人朴永新回到“东运舒适站”(今天的利济里舒适站),并回忆起她在这里住了3年。 。难忘的悲剧经历。 “我的生活太苦了,我写不完几本书。”

当他走到李吉巷2楼19室时,老人非常兴奋,几乎晕倒了。这是朴永新被拘留的地方朴咏馨自小就失去了家庭,母亲从小就失去了母亲。不幸的是,他在17岁时以招募“女护士”的名义被日军欺骗到南京,并被送往“东云安抚站”。利济里2号最初,朴永信拒绝了,因此日军把她放在阁楼上,没有食物就殴打了她。当时,朴勇在血泊中昏迷不醒。幸运的是,一名中国杂工迅速将她送往附近的一家小型诊所进行紧急治疗,并逃脱了死亡。

1937年12月,南京沦陷之初,灭绝人类的日军制定了《前线舒适设施实施意见》和《建立南京舒适站计划》等文件。人类历史上罕见的“慰安妇”。该系统被确立为国家政策。

在日本军事和政治当局的主持和支持下,由叛徒,徒和徒建立的各种临时“安抚站”,“帝国军事安抚站”由日本军方自己经营或由日本妓女委托经营。拥有者。 “日本窑”,“高丽窑”……各种“舒适站”迅速遍布南京街头。南京已经成为日本当局拥有最完善的“慰安妇”制度和“慰安所”和“慰安妇”数量最多的地区。根据日本私人组织调查的计算,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,迫使各个国家的妇女充当“慰安妇”的日本士兵人数多达70万。

上海民间无抵押贷款_上海民间高利贷_上海民间调查

直到今天,从南京南孔庙到大兴宫,北下关,市区商业区,浦口上海出轨调查 ,江浦,唐山和城外其他地区,已有40个有据可查的“舒适站”。


二维码
电话:135-2882-0754
地址:上海市普陀区中山北路振源大厦
Copyright © 2002-2022 版权所有
网站地图 上海调查事务所